大众移动性、数据网络和金钱往来。

个体和社会大众是托马斯·拜勒作品的两极。多次的日本和中国旅行对他的创作产生了持久的影响。集体操练的极权体制结构、工业商品在消费市场上的泛滥:在拜勒的作品中,迷恋和厌恶共同存在。在Dornbracht装置艺术项目的支持下,拜勒与建筑师尼古劳斯·赫什(Nikolaus Hirsch)和米歇尔·米勒(Michel Müller)合作创作的“塔和高速公路”被法兰克福MMK(现在艺术博物馆)收购。高速公路,大众移动性和日常交通流动的象征,它在此也反映了全球数据网络和金钱往来的无止境特点。 

Documentat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