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密与感性相遇

在改良过程中,Dornbracht引入一款新的电镀表面: CYPRUM具有粉金色调,用18K黄金和铜制造而成。

它强调了铜和粉金色调在室内装饰和时装领域越来越重要的地位。 CYPRUM这一名称是一个人造词,来源于拉丁文的“Cuprum”一词,意为“铜”。

更多

铜时代
Petra Schmidt

铜正在成为设计师们越来越青睐的材料。 英国人汤姆·迪克森(Tom Dixon)早在2005年便迈出了这一胜利前进的第一步。 在米兰家具展期间,超级工作室的天花板上悬挂了众多他设计的球形铜灯,获得了观众的极大欣赏。 自那时起,铜材料在现代室内装饰中逐渐站稳了脚跟。 著名家具品牌e15的设计师和拥有人菲利浦·曼策尔(Philipp Mainzer)早在2008年已在其设计的茶几“Habibi”上成功地采用了该金属材料,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效果。 著名的英国建筑师大卫·阿加叶(David Adjaye)也很青睐这一材料: 他与土耳其豪华品牌 Gaia & Gino以及Swarovski合作,设计出了贴有水晶玻璃的铜花瓶和铜碟。

观察钟情于铜这一时尚潮流,我们惊奇地发现,在过去的一百年里,几乎没有设计师对这一有色金属产生过兴趣。 很长一段时间,铜被人们低估,自青春艺术风格之后几乎未再得到使用。 而实际上,铜拥有不少良好属性: 它具有杰出的导电和导热性能,还起抗菌作用。 它相对较软,因此易于成形。 此外,在未经处理的状态下,它还会随着年代长久而生出铜绿,给观者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尽管如此,自包豪斯(Bauhaus)以来,现代设计师们更喜欢使用的一直是银色金属材料以及不锈钢、铬或铝等表面。 在包豪斯早期,设计师玛里亚娜·布朗特(Marianne Brandt)和威廉·瓦根菲尔德(Wilhelm Wagenfeld)还曾自然而然地采用铜、黄铜和银来制作手工技术要求高的单件作品或小规模系列,但不久,便发生了著名的面向工业的方向转变。 创办人兼校长瓦尔特· 格罗皮乌斯(Walter Gropius)在包豪斯学院提出抛弃手工这一“浪漫派工作方式”的倡议。

而工业设计注重的是可经济合理地进行加工的金属材料,如铝和钢。 比如马特·史坦(Mart Stam)或马塞·包尔(Marcel Breuer)在其设计的著名椅子上使用的镀铬钢管,在二十年代末期成了起居室的时尚材料。 而银则依然如故。 在至今为止的将近九十年中,这一贵金属作为标志色贯穿了我们日常生活的所有领域: 三十年代流线型汽车的银色外皮、六十年代受登月影响而流行的银色光亮时装以及时下流行的Macbook和iPad的银色铝制外壳。

这一转变在浴厨水龙头领域尤其彻底。 不锈钢和铬与搪瓷和瓷表面相结合代表了强大的功能和方便的护理,特别是卫生,但也因此带来了冷静和理性。

如今,随着铜材料的使用,发生了面向光亮暖色调金属的潮流转向。 铜身上似乎凝聚了所有现代主义室内设计所缺乏的象征性属性: 温暖、亲切和手工材料加工。 也就是说,如今的家具和室内装饰设计师如果在浴室、厨房和起居室中采用了铜材料的话,那么这就不是一般的运用流行色和流行材料那么简单了。 这更是对一个时代的参指,在那个时代,还不存在手工和设计的分离,设计师们还亲自在作坊中制作他们的单件作品,就像包豪斯学院那样。 这是对以前“浪漫派工作方式”的一种怀念,对特制单件作品和纯真材料的渴望。 以及对早已逝去的年代的那种温暖奢华光彩的向往。

更少